×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名家专栏 > 陈维倬
风 从那里来
作者: 来源: 2017-09-23 22:58:30 收藏

  回归本源,不忘初心。庄子,归队了,不会是什么王者归来,也不会是什么淡泊明志,就只是简简单单地回归了本心,干回自己所喜欢干的事情,不愿再舞弄经纪业务,只想潜心研究,至于是否已经廉颇已老,也希望尚不至于。能随心,已是幸运!当年庄子离桂回粤,除了欲尽孝道,也是想借助深圳这创新“妖都”引入产融结合新模式,现在这世道,不创新则必死无疑,看着雅虎死了,诺基亚也死了,HTC也咽下最后一口气。金融市场上新玩法日新月异,当你追得象条狗时,转角间却已是柳絮纷飞,给金融一个支点,或许真给你撬起一个地球。草莽时代应是过去,产业中融入金融才未来的王道,当产业能加上金融,便是老虎插上了翅膀,赢面已是更高。

  当年庄子说了妖糖已死,又说了22美分已是透支了行情,7300元以上已没有了意义,现在在下了1300多元以后,一直徘徊在6200元之间,但似乎是,风却停了。

  风停了么?看看看多的理由,很明显就是基差大了,但是庄子想,基差大了便是看多的理由么?新糖尚没有上市,这种比价显得毫无意义,最近一次销区的国储拍卖出现流拍,也是印证了这一点,因为这次拍卖的糖很明显就是新糖,价格已体现了一切,产销区价格出现倒挂,应该是去找短板才对。所以,基差大不应该是上涨的理由,但可以是拒绝下跌的理由,毕竟是已在地板上了,逻辑仅此而已。

  对于明年增产的预期,庄子是没有去看过,但也正准备启程去看看,看了,一切便是清晰了,尤其是在10月以后的甘蔗。不过今年风调雨顺,台风又送来雨水,似乎一切正在往预期方面发展,但是,总归得去看看的,总不能拍脑袋讲故事。

  新糖尚没上市,老糖又在使泼任性,那么定价权归那?庄子倒是觉得有几个:一、甜菜糖,今年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,甜菜糖忽然就成了一匹黑马,搅动了一江春水,突然间甜菜糖的仓单也成了一个挥不去的问题,这也是金融在介入的其中一个点,甜菜糖价格将会影响到耕地糖价格的定位,但不会是绝对;二、旧糖,旧糖挺价会坚持多久,未来如果不是新糖价格往上靠,就应是老糖价格往下靠,只是那种可能性会更大一些的问题。如果是明年真的是增产很大,而且是国储、地储的供应量在增加,那么天平自然会是倾斜的;三、成本。糖价已经下调千元,甘蔗收购价理应微调才可以,但私下认为不应该下调太多,否则贸易救济政策就显得很苍白,因此480元的收购价是合适的,这样6000-6200元就应该是未来新糖进行定价的合理区间,至于届时市场上资金面如果是宽松的话,还可以再往上蹭个100元,否则一切还是难说。

  再至于明年市场是姓熊还是姓牛,一切也为时太早,也没必要太早下结论,原糖价格已经被摁在地板上,有没有地下室也很难说,有没有十八层地狱就更难说,利空都已摆在台面上了。

  但,明年国内走势最大的变数应是走私糖,也就是说,风是从东方来。

相关新闻
温馨提醒
尊敬的用户,为了获得更好的用户体验,建议您使用高版本浏览器来对网站进行查看。
一键下载放心安装
×